> 正文

余少群、程莉莎,跟你的“愛豆”談戀愛?| 巨有戲

國家大劇院微信
??明星與粉絲的關系,一直很微妙,圈粉脫粉相愛相殺。有自家“愛豆”更新了劇集熬夜點贊的,也有坐著“飛的”追著明星滿世界跑現場的,更有甚者侵入生活隱私令明星不堪其擾的,當然也有真心實意傾慕明星,進而拜師學藝或者喜結良緣的。

??如今粉絲追星花樣迭出,“愛豆”寵粉也別出心裁,可你是否知道,早在1942年,有一位民國大才子吳祖光,就把追星這件事寫進了戲本里,而這出戲,就是《風雪夜歸人》。

??吳祖光(1917~2003)
??著名劇作家、導演
??吳祖光自小生活于書香門第,飽讀詩書,打下了深厚的人文基礎。其父吳瀛,是故宮博物院創辦人之一,也是著名的藝術鑒賞家,精通金石書畫、詩詞曲律。吳祖光少年時期得到名師教誨,表現出文學天賦,與此同時,他還是一個小戲迷,崇拜富連成,同情小花旦劉盛蓮,甚至逃學、泡戲園子、看戲捧角兒。動蕩的年代里吳祖光不僅看到那些耀眼名角們流星一般的人生,還體驗到人生遭際的許多不可思議之處。他于24歲的年紀寫下《風雪夜歸人》,以濃郁的詩情表達了深婉的人文情懷,發出對時代的叩問和對人性的反思。

??▲轉身上臺,便是光彩萬千的名角兒

??在大幕拉開之際,主人公魏蓮生正在紅氍毹上“綻放萬道光芒”,用自己出眾的聲色裝點著“錦城絲管,舞樂升平”的太平景象。“有好朋友這么死心塌地保著”,“這么多貴人捧著”;站在后臺的穿衣鏡前,魏蓮生感到鏡中的人“發著有神異的光”。

??▲魏蓮生(右)與“鐵粉”——法院院長蘇弘基

??魏蓮生的“鐵粉”法院院長蘇弘基,還將魏蓮生請到家里給姨太太玉春教戲,并欣然接受魏蓮生的引薦,讓魏蓮生的朋友王新貴做自家管家。

??▲蓮生與玉春

??玉春是出身低微的苦命人,被蘇弘基從青樓贖身,成了蘇家的四姨太,卻比魏蓮生更早一步看出自家是那“吃好的,穿好的,頂多不過還是當人家的玩意兒。”她傾慕魏蓮生,也可憐魏蓮生。由己及人,玉春一語點醒戲夢中人,讓大紅大紫的魏蓮生原本的那份“洋洋自得”消失殆盡:“你覺著過沒有,覺著你自己個兒是個頂可憐頂可憐的人?”“你笑,是從心里發出來的笑嗎?再說你活著,你想到過你是怎么活著的嗎?你知道那些大官兒、闊佬兒們是拿你當消愁解悶兒的玩意兒耍著玩兒的嗎?你想到過你是個男人嗎?”

??▲遭宵小出賣

??
▲含淚訣別

??玉春揭穿了名角光鮮外表下的虛妄與虛榮,讓魏蓮生開始認真思考這個問題,兩個“可憐”的人牽手在一起。當魏蓮生決定跟玉春一起私奔出逃,為拯救自身命運而抗爭時,悲劇發生了,他們的抗爭似乎還沒來得及開始就失敗了。王新貴告發了魏蓮生和玉春,魏蓮生被驅逐,玉春也被無情的蘇弘基轉手賣給他人。
??二十年后,狗尾巴胡同外頭的大空場上草臺班子的搭桌戲,病入膏肓的魏蓮生再次扮演起花旦:“眼神兒是眼神兒,身段是身段,做派是做派。盡管園子破,行頭舊,一眼看上去,還是名角兒的派頭兒”。

??▲繁華落盡,雪掩花魂
??風雪夜中,魏蓮生誤打誤撞走進蘇家后院,前塵往事勾起記憶中的隱痛,恍如大夢初醒、溘然長逝,花逝雪埋。


??6月18日至23日,國家大劇院制作話劇《風雪夜歸人》亮相2019國家大劇院國際戲劇季。這場由張秋歌、余少群、程莉莎領銜演繹的愛情悲歌再度唱響。愛情和戲夢不過是表面的浮華,抗爭和啟蒙的主題才是永恒的風骨。濃墨重彩的愛情故事背后,那關于青春、人格、獨立等的思考,至今仍給我們以啟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