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十九世紀的歐洲是動蕩不安的年代,伴隨著工業生產的革新與殖民世界的拓張,舊的制度分崩離析,新的變革風起云涌。抗爭、起義、冒險、民族、革命是那個時代的關鍵詞,而背景音就是古典音樂歷史中的浪漫主義音樂。我們將與德國指揮大師馬庫斯·史坦茲一起,攜手田博年、亞歷山大·烏爾曼兩位年輕的獨奏家,通過兩場音樂會來一窺那個年代的風貌。
??在這兩場音樂會中我們將上演韋伯的歌劇《魔彈射手》序曲,李斯特第二號鋼琴協奏曲與德沃夏克大提琴協奏曲,以及勃拉姆斯的第一號交響曲。這四首曲目分別首演于1821年(韋伯)、1855年(李斯特)、1876年(勃拉姆斯)與1896年(德沃夏克),幾乎涵蓋了整個十九世紀。
??《魔彈射手》被認為是第一部日耳曼浪漫主義歌劇,基于日耳曼民間傳說與民族音樂,講述了波希米亞森林獵人的魔幻故事。與以往莫扎特、羅西尼的歌劇序曲不同,這部歌劇的序曲與劇情角色緊密相關,展示了戲劇中“獵人”與“魔鬼”的主題對比,預示了全劇的沖突和結局。而且這部序曲中展示的“主導動機”手法,后世也成為瓦格納、理查·斯特勞斯的歌劇乃至約翰·威廉姆斯與漢斯·季默電影音樂的重要特征。
??勃拉姆斯的第一交響曲也是一部經歷20余年創作歷程方得問世的作品。這部交響曲可謂貝多芬交響曲精神的繼承者,勃拉姆斯本人也不諱言這部作品中“致敬”貝多芬的元素。與其它浪漫主義作曲家不同,勃拉姆斯并不認可標題音樂,也沒有創作過交響詩以及歌劇等作品。這部交響曲織體厚重,結構嚴謹,情感深遠而真摯。雖然冠名第一號,但經歷20余年磨練,其創作風格在這部作品中已經展露無遺。
??比起前兩部20年磨一劍的作品,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協奏曲的問世更是歷經了30年。勃拉姆斯并不是一個熱心于提攜后輩的人,但他高度賞識德沃夏克的才華,也對德沃夏克的創作生涯提供了重大的協助。勃拉姆斯對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協奏曲贊賞有加,他自己寫過為小提琴和大提琴而作的雙重協奏曲,而在德沃夏克的大提琴協奏曲問世后,他曾經表示:“如果我知道能夠為大提琴寫出這樣的協奏曲,我也應該自己來試試!”這部協奏曲的旋律滿懷民族風格,情感真摯深切,飽含戲劇性的沖突,如今被認為是最偉大的大提琴與樂隊作品之一,也是大提琴演奏家的試金石。
 
6月28日  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音樂會:馬庫斯·史坦茲與田博年演繹德沃夏克與勃拉姆斯音樂會
B小調大提琴協奏曲,Op.104????????? 德沃夏克 曲
?大提琴:田博年
 
——中場休息——
 
C小調第一號交響曲,Op.68??????????勃拉姆斯 曲?


6月29日  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音樂會:馬庫斯·史坦茲、烏爾曼與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演繹韋伯、李斯特與勃拉姆斯音樂會
《魔彈射手》序曲,J.277?????????? 韋伯 曲?
?鋼琴:亞歷山大·烏爾曼
A大調第二號鋼琴協奏曲,S. 125 ???????李斯特 曲
?
——中場休息——
 
C小調第一號交響曲,Op.68???????? ? 勃拉姆斯 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