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4萬應屆生等待出路

發布時間:03-23
春季歷來是求職的高峰期,素有“金三銀四”的說法,對應屆生而言,當下的求職時間窗口尤為珍貴。

一兩個月之前,尚未落實工作崗位的應屆生們不會想到,“黑天鵝”降臨會令他們的職業生涯充滿變數。中國教育部高校學生司司長王輝曾坦言,2020年中國普通高校畢業生874萬人,同比增加40萬人:“受經濟下行壓力和疫情影響,預計今年上半年高校畢業生將面臨更加復雜、嚴峻的就業形勢。”

這個問題倍受高層重視。

于是,2020年3月16日中央組織部辦公廳、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辦公廳聯合發文,鼓勵事業單位給高校畢業生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、引導高校畢業生參加“三支一扶”基層服務項目計劃等。

而應屆生們也在積極應對,有的瞄準“風口”行業想搏高薪,有的降低心態先求一個飯碗,有的沉下心來考研以延后就業時間。

毋庸置疑的是,2020年是應屆生就業最難的一年。

想去有錢的行業、有錢的公司

“原本沒有考慮過游戲公司,現在已經投了四五份簡歷了。”浙江某工業大學計算機學院應屆生魏韞崇唏噓不已。

原本,魏韞崇是不愁工作的,精通軟件開發、數據庫維護,讀書期間就做過私活積攢了不少開發經驗,2019年年底就決定去北漂,入職一家AI初創公司:“說是干得好,還有股權激勵,還說那些富豪榜上的大佬沒有哪個是靠買房富起來的,都是靠股權堆起來的身家。”

如今這個計劃被打亂了,當初意向接納的初創公司不再接招,而魏韞崇對第一份工作也有了不同的期待:“股權什么的太虛了,還是要真金白銀。”

“想去有錢的行業、有錢的公司。”魏韞崇告訴鋅刻度,他決心只盯游戲崗位,“騰訊、網易、昆侖萬維、巨人網絡、三七互娛等都在招兵買馬,一個不拉全都投了。”

疫情之下,游戲、直播、在線教育等獲得意外發展機會的新經濟行業,出現炙手可熱的局面,譬如多家媒體報道今年2月份直播招聘需求同比逆勢上漲1.3倍。

而游戲行業則成為新經濟最耀眼的“風口”。

公開資料顯示,2020年3月20日晚間Steam平臺同時在線人數首次突破2100萬大關,最高峰值達21360226人,其中《CSGO》《DOTA2》《PUBG MOBILE》為同時在線人數最多的前三款游戲。

騰訊2019年第四季度財報顯示,網絡游戲收入為302.86億元,同比增長25%;網易2019年第四季度財報顯示,網絡游戲收入為116.04億元,同比增加5.3%;姚記科技預計2020年第一季業績同比增長150~230%,而游族網絡預計2020年第一季業績同比增長80~100%。

一名游戲行業資深觀察人士對鋅刻度表示:“今年游戲大廠賺得盆滿缽滿,擴張的需求較大、競爭更為激烈,對人才的需求自然水漲船高。”


最新數據顯示,網絡游戲行業薪資達12158元/月,成功反超金融行業,成為求職市場第一高薪行業,而當前求職競爭加劇,競爭熱度超越2019年同期。


盡管精通C++、shell、python等語言,掌握MySQL主流中間件、高可用架構、讀寫分離等用法,但魏韞崇對激烈的崗位競爭心中沒底:“好些崗位就招一兩個,對我這種之前從未接觸過游戲開發、游戲數據庫運維的人來說,太難了。”

熱門則意味著擁擠,想從千軍萬馬脫穎而出,考驗著魏韞崇的功底。

不想回老家,就一起干

與魏韞崇不一樣,汪陽選擇了另外一條求職道路。

出生于山西汾陽的汪陽,是北京的一名應屆生,之前對找工作并不上心:“理科生嘛,只要不是特別挑,隨隨便便就能找一份不上不下的工作,6K上下的offer還是沒有問題的。”

之所以如此有信心,是因為其于2019年下半年就獲得某互聯網公司的實習機會,實習期限為三個月。

“之前就聽學長們說,互聯網公司愿意培養新人,如果表現足夠優秀就有轉正的機會,所以格外用心,部門正式員工加班,我也跟著加班,常常晚上九十點鐘才走。”汪陽如愿獲得好評,被暗示公司春招時會優先考慮他,“實習結束后,我們部門還一起聚了個餐,本以為前途光明。”

趕上疫情,該公司暫無春招計劃,2月19日汪陽知曉這個消息后終于慌了,不得不開啟線上求職模式。

盡管騰訊、百度等頭部互聯網公司先后開啟應屆生春季招聘,然而粥少增多,汪陽情緒低落,一度懷疑自己抑郁了:“投了一二十家互聯網公司都沒有回音,早幾個月再怎么著也該這樣。”

以為徹底要涼涼了,沒想到轉機出現了,汪陽的宿友找了一份京東物流倉儲員的工作,勸他一起干:“不想回老家,就來。”

考慮再三,汪陽聽從宿友的勸:“辦公室崗位競爭太激烈,一線崗位也是個機會,不都是互聯網公司的嘛。”

據“某企業信息查詢平臺”數據顯示,京東物流于2018年進行了25億美元的戰略融資,2020年1月傳出潛在的海外IPO與多家銀行進行了初步討論,預計IPO籌資80~100億美元,不過官方回復不予置評。

倘若公司成功IPO,發展軌跡可能提速,因此汪陽對未來的職業上躍有所憧憬。

事實上,頭部互聯網公司這一兩個月來紛紛提供了大量一線崗位需求,譬如盒馬鮮生向全社會、應屆生開放了3萬個一線崗位,涉及配送、采購、市場、技術、運營等崗位;京東物流開放了2萬個一線崗位,涉及快遞員、倉儲員、分揀員等;菜鳥供應鏈開放了2萬個一線崗位,大部分是庫內操作崗。

“互聯網公司沒有一崗定終身的說法,應屆生在沒有工作經驗的背景下,先腳踏實地在一線崗位磨練、打下基礎,以后再謀求轉崗、升遷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” 一名HR稱。

去考研博一個更高的起點

對應屆生而言,就業之外,考研是另外一種抉擇。

潘玉梅是西南某重鎮城市新聞專業的應屆生,2019年就做了兩手準備,一邊參與秋招、爭取實習機會,一邊努力準備考研、參與12月底的初試,“先工作,還是繼續讀書,有點搖擺,只好雙管齊下唄。”

直到2020年2月初試結果出來,達到北京某大學的分數線,潘玉梅才下定決心:“初試過了,輔導員鼓勵我走考研這條路。”

之后,潘玉梅沉下心來將精力集中于后面的復試:“當下網絡媒體、自媒體的工作不太好找,還不如去考研博一個更高的起點。”

“3、4月一般是復試的時間,可現在情況特殊,只能等具體通知。”潘玉梅對復試的不確定性忐忑不安。

與潘玉梅有同樣想法的大有人在。公開資料顯示,2020年全國考研報名人數為341萬人,比去年增長51萬人,歷史是第一次突破300萬人規模。

隨之而來的,還有研究生擴招。

2020年2月28日教育部副部長翁鐵慧表示:“今年將擴大碩士研究生招生規模,重點向中西部地區和東北地區傾斜,預計擴大同比增加18.9萬人。”

換而言之,有超過90萬應屆生不用急著就業。

“擴招之后,一方面可以一定程度時降低考研難度,另外一方面也可以通過延時就業的方式,部分緩解應屆生的求職壓力,從而達到平滑就業曲線的目的。”一名大學研究生導師稱。

毋庸置疑的是,正值特殊時期,874萬高校應屆生沒有消極擇業,而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,積極與困難博弈,謀求一個更遠大的前程。

畢竟,沒有人想畢業就失業。
ICO 專利英才網 東莞市萬聘網絡科技有限公司©版權所有
掃碼關注公眾號